Elon Musk马斯克收购Twitter的流年分析及八字简评

先来看一则2022年4月26日《华尔街日报》的新闻:Twitter接受马斯克440亿美元收购提议

硅谷“钢铁侠”马斯克收购Twitter再次引发江湖热议,马斯克何以称神,咱们抛开已经听腻了的商业分析和成功鸡汤,用中国千年智慧,从八字命理里找找玄机,我们先根据网传的马斯克出生时间把八字排出来:

马斯克八字排盘
马斯克八字排盘

马斯克甲木命主,我以前讲甲木的时候说过,甲木命主多出两种人:一种是顶天立地造福一方的国之栋梁,如宋庆龄;另一种是大富巨富富甲一方,比如李嘉诚。马斯克甲申日,生午月,甲木先天气数在庚金,因为木不雕不成器,而庚金是顽金,需要火炼才能成器,从而去雕琢甲木,而甲木又能反过来生旺丁火,这是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所以,在八字命理里,甲、庚、丁是八字铁一组铁三角组合,很多创业甚至闹革命的组合都是甲庚丁,比如孙庆玲是甲木,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是丁火,彭德怀是庚金;但马斯克,厉害了,自己一个人就集齐了甲庚丁,先天气数非常足。月令伤官,透出在时干为门户,全局伤官的能量最强,“聪明不过伤官” 马斯克可以算是聪明伤官的代表了,更难得的是,有正官同时透在年干,原本正官和伤官不宜同透的,但是他这个局面就非常好,因为伤官和正官各居两头,所以相对来说,影响较小,但是依然有影响,所以马斯克一直都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经常祸从口出,写个Twitter都会被罚几个亿,典型的伤官见官,但是因为遥克,所以不至于有动摇根基的灾祸。同时,正官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名气、社会地位以及公司职位。

但,为何马斯克在今年可以如此顺利的鲸吞Twitter成功?八字上有何玄机?其实说来也简单明了:第一,大运行至财地,这是第一层次能量的影响,也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第二,流年、流月与原局组成寅卯辰三会木局,让命主自身强旺至极,力担财官,这是激发应期的因素。

讲到第一因素,大运的影响,我们先来看一篇《财富》在2021年的篇新闻报道:业绩太好,马斯克的“十年薪酬计划”提前七年达成文章开头写到:

“2018年,特斯拉公司的董事会为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制定了十年薪酬计划。这份迄今为止最成功的长期薪酬计划采取了一种极具创新性的结构,把马斯克的奖金收入和特斯拉市场价值的提升挂钩,并且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效果。这份薪酬计划实施仅三年,马斯克就已经带领这家电动汽车先锋企业,将市值翻了12倍。截至3月9日收盘时,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达到了6470亿美元”

大家注意看马斯克的大运走位,2018年是他这一轮己丑大运的第一年,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扎扎实实的十年正财运,而且甲己合,命主日干直接隔空把这个正财合入囊中,巧不巧?2018年一到,公司就给他制定这个十年发钱计划,这钱简直就像是大风刮来的。因为是正财,不是偏财,所以这个钱还是需要通过勤勤恳恳的工作换来的,马斯克其人真的努力,好运+个人的努力是成功不可或缺的两个因素,缺一不可。

而收购Twitter对于马斯克来说,应该也许早就在规划中,他的脑海里有一盘大棋,包括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马斯克收购了Twitter之后,大概率会加速Twitter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的拓展。

那么,在这样一个己丑大运的基础下,行至今年,壬寅年,壬水生寅木为甲木的禄位,已经让甲木在今年的能量很强了,到了这个月甲辰月,地支寅卯辰三会东方木,木的能量就旺到极点了,这个月里顺利搞定Twitter的收购是非常合理的。早一个月,或者再晚一个月,大概率都不会这么顺利。

情况就是这么一个基本情况,玄而不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如果要对未来做预测:马斯克的十年财运要到2027年才结束,而之后紧接着还有五年的偏财运;延续当前的趋势来看,还是可以看好“钢铁侠”会继续创造新的神话。

但,刚才分析了这么多,非常坦诚的讲马斯克的八字在一些个人特征和运势趋势上跟八字大方向是吻合的,但是也有一定牵强的地方,或者说程度上不应该能达到这个高度,这里边有三种可能:第一,他出生在南非,属于南半球,我们传统的命学都是根据北方的星象、物候和节气进行的推演总结,规律上是否适用南半球出生的人一直在学界存在争议;第二,除了个人的运势之外,天运、地运也是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马斯克的祖宅风水、祖辈阴宅风水、自己居住的阳宅风水都在发挥着一定的作用,但这个作用通常不会改变一个人的运势大方向,但一定可以改善,比如本来是小财,改善为更大的财等;第三,也是比较常见的,网传出生时间不准确,但一般来说只要知道出生年月日,时间不清楚,也能看个六七成了,这是八字的灵活之处,如果用紫微排盘,没有出生时间,连盘都排不出来了。

命理学本质上也是一种对自然大道规律的归纳与总结,凡事都有例外是经验学必然会遇到的情况,你可以说这跟科学是有违的,但其实你也可以理解这是不同于科学或者跟科学并行的理解、认识然后作用于世界的一套方法,他的确不是科学,他诞生之初也不是为了应和科学,而科学也一定不是认识世界的唯一方法,这应该是有一定哲学素养的朋友都能够达成的共识。我们甚至可以举个科学上的例子,牛顿的经典力学已经被今天的物理学证明并非世界的真相,它仅在一个特定的微观环境内成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今天大部分改善生活的发明和应用都是基于经典力学获得的。中国传统的玄学其实也是一样的,你可以说他不能解释世界的真相(其实哲学早有共识,人类是不可能突破自有的认知局限而去认识世界真相的,即便是科学也不可能,不可知论),但是这并不妨碍这门智慧之学应用于生产生活,产生应用价值。所以,我们今天不能再较真玄学,命学是不是迷信,应该对这个事情有一个更成熟客观的认知角度了。